股神教你如何买到赚钱股票

 

股票最好在大幅下跌后买进,而不是在大幅上涨后买进

孙思远:您今天早上评论了中国证券市场,您认为相比美国市场来说投机因素更多,作为一个价值投资人,您会认为现在是将资产配置到中国的好时机吗?

巴菲特:我对中国股市价格不太清楚。总体来说,我认为股票最好在大幅下跌后买进而不是在大幅上涨后买进,但对中国股市的具体情况我不清楚。

孙思远:您预计中国要过多久才能成为价值投资者的乐土呢?

巴菲特:这取决于价格。如果股价大幅下跌,那就成了乐土。但人们不会认为那种情况是乐土,这是个难题。所以你需要独立思考。

孙思远:去年年会您提到您与一家中国公司几乎达成了收购合并协议。您今年遇到过类似情形的中国公司吗?

巴菲特:还没有,但是我很愿意遇上。

投资中国企业和投资美国企业,标准完全一样

孙思远:您在投资中国企业会看重企业哪些素质呢?和美国采用的标准一样吗?

巴菲特:是的,完全一样。我们希望能充分理解它的业务,是非常基本的业务。我们能预见10年20年后这个公司会越来越强大。希望能理解它的管理,能信任它的管理团队。还要在合理的价格买入。

孙思远:您看好旗下私人飞机租赁公司NetJets在中国的发展,这是否意味着您对中国的未来经济持乐观态度?对中国快速发展的最富有的1%人群有很强的信心?

巴菲特:是的,但这也是我们一项非常长期的投资,因为我们5年,10年,20年,50年后还能拥有它。短期内应该看不到明显的发展,但是长期来看,我相信其意义会很大。

孙思远:您不喜欢投资黄金。但对于中国和印度的消费者来说,他们对黄金的需求是极大的。您怎样衡量黄金投资中的文化因素?

巴菲特:我不担心这个问题。文化因素不会使黄金更值钱。50年、100年后黄金不会有任何产出,所以我不会买。但人们因为宗教、感情、权力等因素确实会购买。

我们投资过中石油 赚了不少钱

孙思远:您去年大幅清仓石油板块持股,这是否意味着您对石油前景不够乐观?

巴菲特:这个我不清楚。我们不会大幅投资石油领域。我们投资过中石油,赚了不少钱。但我们很少大规模投资石油。

孙思远:中国的互联网行业现在发展迅猛,比如去年上市的阿里巴巴。您还是打算坚持不投资互联网公司吗?

巴菲特:我们通过互联网进行很多业务。但对于选择具体的科技股,我没有其他人有优势。我没有兴趣去战胜别人的优势领域。

报纸在衰落

孙思远:您过去几年收购了不少报纸。但坦白讲报纸行业在衰落,新媒体在崛起。您这样投资的好处在哪里?

巴菲特:我们以很便宜的价格买入,并预期它的盈利会持续衰落。报纸业的确在衰落,而且这一趋势将持续。

孙思远:展望未来,您对投资哪个国家最有兴趣?

巴菲特:哪里有机会我们就会投资哪里。

不投资无法估值的公司

孙思远:说到中国的具体板块,您会长期持有哪个板块?

巴菲特:我必须找到自己可以理解,且能够预见未来10到20年发展的行业。但现在我心里还没有具体目标。

孙思远:最后一个问题。以下哪一类公司您更愿意投资。一家低增长行业的龙头公司,还是一家高新行业但难以估值的公司?比如新能源。

巴菲特:难以估值的公司还是交给别人来做吧。如果我不能估值,我是不会买的。

(来源:新浪财经 作者:孙思远)